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口罩瞬间成为需求最为迫切的防疫物资。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对口罩产业链的每个生产环节展开调研获悉,如果疫情期间全面复工,国内口罩日需求量或将达到5亿只左右;而按当前产能,日均生产约7600万只,供需矛盾十分突出。尤其是医用口罩,企业必须获得国家药监局的医疗器械注册证方可生产,供需更为紧张。

道恩股份卓郎智能等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制约口罩产能的最大障碍是熔喷料和熔喷无纺布的产能。目前这两大原材料的产量非常低,短时间内仍难以满足下游生产需求。

产能扩张至疫情前四倍

根据国家发改委2月25日的统计数据,目前我国普通口罩、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的日产量达到7619万只。其中,医用口罩日产量达到3028万只,医用N95口罩日产能突破100万只。根据工信部此前披露的数据,疫情之前,我国口罩总体产能是日产2000多万只,产能为全球最高,占全球近半产能规模。当前产能已是疫情前的近4倍。

常用口罩可分为医用口罩、普通纱布口罩、工业防尘口罩、家用防尘口罩四大类,其中医用口罩又可分为普通医用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医用防护口罩。

2020年1月31日,国家卫健委疾控局发布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不同风险人群防控指南》和《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口罩使用指南》,较高风险暴露人员,建议选择符合N95/KN95及以上标准的颗粒物防护口罩;中等风险暴露人员建议佩戴医用外科口罩;较低风险人员建议选择一次性医用口罩即可;低风险暴露人员可选择普通医用口罩。

我国口罩产业链相关企业超过2万家,主要分布在华北及华东地区,医用口罩相比其他类型口罩具有较高的技术要求,需要获得国家药监局颁发的医疗器械注册证才可以生产。

国家药监局披露的数据显示,国内医用口罩注册证数量约560张,涉及350家企业,以河南、江西、江苏、湖北和广东居多。其中,河南省最多,有68家企业拥有138张注册证。目前涌现出了一批跨界口罩生产商,比如五菱和比亚迪,但它们并不能生产医用口罩,因此医用口罩的供应仍十分紧缺。

核心材料熔喷无纺布产量极低

国内纺织机械行业龙头企业卓郎智能的首席运营官管烨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医用口罩最上游的原材料是由石油提炼出的聚丙烯(PP)颗粒,主要由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提炼。聚丙烯可用于生产塑料,其中一部分用于生产聚丙烯纤维,生产商包括中石化体系内的一系列公司;再往下需要用聚丙烯纤维生产无纺布。常见的一次性医用口罩,主要由3层无纺布组成,最内层是纺粘无纺布;中间过滤层使用驻极处理的聚丙烯熔喷无纺布,是口罩的核心;最外层是进行了防水处理的无纺布,主要用于隔绝喷出的飞沫。

虽然口罩的纺粘层和熔喷层都属于无纺布,原材料均为聚丙烯,但制作工艺并不相同。熔喷无纺布属于聚合物挤压法非织造工艺,是美国海军在1950年代为收集核试验产生的放射性颗粒物而研制的具有超细过滤效果的过滤材料,纤维直径大约2微米。而里外两层纺粘层纤维直径较粗,在20微米左右。

我国是全球最大的无纺布生产国,2018年无纺布生产量约594万吨。医用口罩生产不受纺粘无纺布的产能限制,但熔喷无纺布的产量很低,它是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心脏”。 经营范围涉及熔喷无纺布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江苏(23.53%)、浙江(13.73%)和河南(11.76%)三省,占全国的49.02%。

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2018年,国内熔喷非织造布的产量为5.35万吨/年。这些熔喷无纺布不仅用于口罩,还用于环境保护材料、服装材料、电池隔膜材料、擦拭材料等。目前,熔喷无纺布的价格从年前的1.8万元/吨涨至2.9万元/吨。

作为国内最大的PP熔喷料供应商,道恩股份董秘王有庆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公司大年初二紧急召回员工,从1月26日开始,每天24小时满负荷生产,日产量已经从春节后最初的120吨/天提高到200吨/天。目前公司产能近7万吨,国内市场占有率接近50%。

除了熔喷无纺布,当前制约产量的另一瓶颈是口罩机。管烨透露,口罩机的生产周期为45-60天,现在生产口罩机的工厂不多,像柳州五菱、比亚迪等大企业都改造生产线去生产口罩,用转厂方式解决口罩机的短缺。未来一两周,产业链的供需矛盾可能由口罩机短缺转移为熔喷无纺布的短缺。

驻极处理是熔喷无纺布的下一个环节,可以理解为高压通电20秒来增强熔喷布对新冠病毒飞沫或气溶胶的静电吸附。必须经过驻极处理,才能在不改变呼吸阻力的前提下,实现95%的过滤性,进而有效阻隔病毒。

再往后需要将生产出的口罩放入环氧乙烷环境进行消毒,再静置7天待环氧乙烷残留达到标准。因为环氧乙烷具有毒性,而且易燃易爆,这也是医用口罩需要国家药监局生产许可的主要原因。“7天的周期会造成口罩供给的滞后,但并不构成产能的限制,所以当前最大的产能瓶颈还是在熔喷无纺布上。”业内人士说。

疫情之前,大量口罩生产商其实处于停工状态,因为大多数口罩厂商都不怎么挣钱。上述业内人士介绍,一次性医用口罩的出厂价格在0.1-0.2元/只,医用外科口罩每个在0.4-0.5元之间。

复工后需求依然巨大

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8年中国总就业人数为7.76亿。按照这个数字,如果疫情期间全面复工,按照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计算,每天口罩需求超过5亿只,与当前产能的差距巨大。

工信部2月2日表示,当前医护人员口罩短缺,N95口罩实行统一调拨。根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19年数据,截至2018年,全国各类医疗机构共有医疗工作人员1230万人,其中,医院执业医师超过360万人,注册护士超过409万人。目前医院的口罩需求最迫切。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属于高风险暴露人员,应佩戴医用防护口罩或N95口罩。即使不在抗疫一线的其他医护人员,也在为整个医疗体系运转坚守岗位,医用普通口罩和医用外科口罩同样是刚需。

管烨认为,医疗机构对于医用口罩的刚需每日近1000万只。中国纺织业协会正鼓励业内企业积极开机生产,随着新的口罩生产线不断投产,到2月底,我国将日产各类口罩近1.8亿只,其中KN95类防护口罩约3500万只,再加上进口部分,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供应紧张的局面。

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表示,不少企业担心将来会不会产能过剩,我们明确告诉他们,疫情过后富余的产量,政府将进行收储。只要符合标准,企业可以开足马力组织生产。

王有庆认为,由于上游原料企业、中游熔喷料、熔喷无纺布生产企业会通过产能调节进行产品切换,不会出现产能过剩的情况。因为熔喷料、熔喷无纺布除了口罩,还广泛用在尿不湿、卫生巾、保温隔音材料、过滤材料等领域。

库克认为中国已开始控制住新冠病毒 对恢复保持乐观
疫情下的区块链: 盘活“欠条” 助力小微企业贷款

上一篇:

下一篇:

复工后需求更旺盛 当前供应量仍告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