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岁的成都 越来越年轻

从文化城市到消费城市 它是年轻人的乌托邦

城市与年轻人之间的关系,是相互滋养共生的。

与成长在70、80年代的人不同,千禧一代和Z世代群体,更加张扬自我。很多公司的老板、HR都会有一个直观感受:90后的离职率和跳槽率普遍都很高。

工作不开心,洒脱辞职自己创业的年轻人不在少数。工作对于他们来说尚且如此,选择在哪个城市生活,也一样。

相比北上广等超一线城市,成都没有过重的就业压力和房价等高昂的基本消费压力。这里对于文化的包容和国际化发展的快速推进,使其成为了年轻群体工作生活更加舒适与理想的地方。

年轻人希望看到一个更加平等的世界。那里有文化的交流与碰撞、舒适的生态环境、并具备一个城市快速发展的潜力。这其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就是消费领域的商业发展。

从春熙路商区网红酒店Niccolo窗外望去,一片片青砖黛瓦映入眼帘。Cartier、Gucci、Hermes...在成都远洋太古里,这些国际一线大牌的门店,既保留了古典的中式屋顶,又融合了简洁明亮的西式落地窗设计。在摩登高楼的映衬下,散发着这座城市古朴与现代交融的独特魅力。

哈佛大学教授爱德华·格莱泽曾在《城市的胜利》一书中指出:“当人们变得比较富裕之后,他们越来越多地根据生活方式来选择城市。于是,消费城市应运而生。”

在城市规划专家理查德·佛罗里达看来,为居民提供一种具有幸福感的消费城市,主要有两个重要因素——

1.中心城区里存在艺术、对不同生活方式的包容以及某种娱乐;

2.提供城市职责范围核心的公共服务:安全的街道、快捷的交通和优质的学校。

而通过因素1你会发现,成都正是以一种象征性城市艺术,把年轻群体与城市文化、城市消费结合起来的绝佳案例。

IFS国际金融中心上,那只由三千多块三角形构件组成的可爱大熊猫,俨然成为了成都年轻人消费购物的重要坐标——

“你在哪里?”

“我在大熊猫屁股下面~”

类似这样有趣的对话,每天都在上演。

设计师Lawrence Argent将这只熊猫命名为 “I Am Here”,意在让我们去思考自身的存在。也希望在城市商业化发展的同时,别忘记珍视像大熊猫一样与我们共生于这个地球的珍贵生灵。

而这样的可持续性发展理念,同样是千禧一代与Z世代当下关注的话题。

在普华永道发布的2018《千禧一代与Z世代对比观察报告》中,年轻群体已经越发意识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他们甚至认为,自己选择怎样的穿着,也会对可持续发展产生影响。他们已经成为了“绿色“时尚的践行者和守护者。

由此引发的重要问题,是品牌在未来商业战略层面,如何与城市、与年轻群体做更好的联结?从品牌文化到产品内涵、消费体验等多重维度,如何为年轻人创造具有积极影响的正向联动?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去了成都,抛弃北上广?

打造年轻人的潮流科技社区

那些在太古里扎堆的年轻人 都在关注些什么

对于消费城市来说,一个品牌不该只是一个标签,一个符号。它更多需要承载这个城市与品牌文化的联结,与城市中人的联结。

打造一个年轻人的专属潮流科技社区,成为了荣耀在成都远洋太古里为年轻群体送上的一份礼物。

作为全球第一家自营概念店,6月2日开幕的「荣耀Life」,通过潮流先锋设计、场景化科技体验、个性化产品定制、以“青年派”为主题的青年文化社群,将年轻群体工作、娱乐、运动和家居四大生活场景结合起来。

高校云集的成都,有11个花粉俱乐部,有几千名花粉俱乐部的成员。而成都太古里商圈作为年轻群体生活方式的聚集地,更好的承载了荣耀对青年文化的思考。

荣耀Life的定位,是与年轻人沟通与交流的场所,而不是普通销售的渠道。

这里是荣耀青年派的线下阵地,花粉们的“新家”。店内设立了办公装备、音乐装备、运动装备、拍照装备、态度定制、跨界时尚品牌联合展示等多个体验区;还会定期组织科技脱口秀、电竞赛事、摄影论坛等青年派活动...

你会发现,很多店内的工作人员,原本就有属于自己的“个性身份”。他们可能是摄影师、作家、画家、KOL...荣耀Life的目的是通过“不设限”的内容,传递品牌个性,与花粉们做更加深入的互动。

对于年轻群体消费与生活方式的思考,荣耀总裁赵明一直坚定一个理念:荣耀与年轻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品牌与消费者的关系,而是一种朋友之间的关系。

赵明没有站在“大人”的角度,去看待年轻群体。而是像朋友一样,站在年轻人的角度,去关切他们在当下社会中的现状与困境。在他的微博中,经常会分享青年群体的故事。呼吁社会各界更多关注青年群体在心理层面、精神层面的多种需求。

“我们七、八十年代的人,成长于物质相对匮乏的时代。对于国外一些先进的科技,带着一种崇拜眼光成长起来。2002年我在欧洲做市场拓展,西方人对我们的高科技企业充满了不信任。就像今天我们可能很难信任一些落后国家能够生产出5G一样。我们只能一点一点去寻找,追寻身份的证明。

而今天的年轻人,没有这方面的心理压力。他们的物质条件比我们好很多。现在看90后,我觉得他们各方面的能力比我们当年强太多了。不仅仅是网上获取信息的能力,还包括他们的国际视野、国际交流能力、对产品的认知、他们的自信心。

我们谈论幸福,并不是说轻易得到什么东西是一种幸福,反倒是经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它,才是幸福。其实现代年轻人竞争上承受的压力一点不比我们小,他们面临的是另外一种形式的竞争。这也是为什么今天的年轻人对生活、对产品、对科技、对方方面面的要求,都比我们那个时代的人高出很多。”

对于一座城市,一个国家的发展而言,年轻群体的声音尤为重要。

我们要更多的去理解和尊重这个群体,发掘表象之下他们的深层需求,去探寻几代人之间幸福感的联结。

从这个角度出发,荣耀不仅在品牌战略上看得更远,也从某种程度上,找到了商业发展的本源。

所长有话说

作为新一线城市,越来越多的品牌都选择在成都做科技化、个性化的品牌设计。

早在今年年初,施华洛世奇就在成都开设了新概念水晶轩店铺,引入了数字化设备,通过虚拟试戴时尚首饰区、自拍互动区等,来优化消费者的店内体验。

爱奇艺也曾在成都大悦城打造过一座说唱潮流艺术馆。结合当下前沿的艺术装置、人声合成等互动技术,开启“潮玩一秒成型”,让用户可以亲身体验成为唱作人、录制自己说唱歌曲的乐趣。

未来,成都还会带给我们哪些有趣的品牌创新案例?所长表示很期待哦!

坚持精英主义的王小川与搜狗的管理进化
超市界“海底捞”Costco的一套奇葩打法

上一篇:

下一篇: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去了成都而不是北上广?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