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王小川和孙宇晨的隔空对话,两个不同代际的企业家的冲突,两个不同行业的碰撞,成为人们端午吃瓜的新话题。很多人问,为什么王小川回复中会出现“科学家”、“艺术家”等关键词?

2017年上市以后,搜狗一直在默默改变。而王小川依然是搜狗的最佳代言人。这位少年天才一手开发的输入法、浏览器和搜索引擎,从搜狐内部冲出来,在中国互联网的广袤土地上深植根系,以技术灌溉创新,孕育出搜狗这棵搜索和人工智能语言领域的大树。

“我们要补课。”在接受《哈佛商业评论》的采访中,王小川反复强调。上市之后,王小川感觉越来越谦逊,对一些言论总是事后反思和推敲一遍,这或许能帮助大家更深入了解上面的“神回复”。

纯技术公司的管理进化

哈佛商业评论:您曾经用生物学知识诠释公司,认为公司要“生命”学习,要减肥和加快新陈代谢。这种思想现在有变化吗?

王小川:当时是这么想的,现在不敢这么说了。目前科学对于生命现象解释是非常有限的。比如一个受精卵最后形成一个婴儿,这件事用计算机是算不出来的。西方强调个体,是从还原论出发去理解。但东方强调公司是一个有机整体,每个人跟整个公司是有连接的,每个人就不是一个孤立的现象,中间是各种不确定的流程。流程是什么?就好像把人放在流水线上,变成一个螺丝钉。所以我认为流程越完善,其实人的能动性是越差的,去改变的能力就越差。

意外情况可能是没法穷尽的,但人总是有办法。遇到异常了我怎么去解决?每个人都要有这个能力。尤其是面对不确定性特别多的一个公司而言。如果把我们的成败或者对结果的可靠性压在流程上,你最后发现可能每个人都没有责任了,就会走向失败。

哈佛商业评论:搜狗的管理哲学是什么?上市后有什么变化吗?

王小川:搜狗是一个技术公司,以前走的是纯技术管理路线,有两个特点吧。第一点,强调精英主义,每个精英掌握一个方向。技术公司的管理者,我认为首先要有一流的专业技术,这样大家才会有一种尊重感,愿意听从管理意见。

第二,想法需要用最简单、最有利的方法去实现。理想状态,我只需要把每个人分工做好,让每个人各司其职,然后清晰界定他们的合作关系,大家每个人在局部做到最大化。比如技术管理思路就是定目标,目标一定是理论和数据推动的,应该是没有不确定性的。但是销售的目标怎么定?市场目标怎么定?很多都有不确定性。

现在搜狗开始逐步开始走出纯技术思路。所以我们要补课,对纯理想状态下的思考逻辑做一个补充或者突破。

我希望未来搜狗每个人——特别是中层管理者,在对总体的目标认可的基础上,有自己的目标,能发挥一种主观能动性,具有一种想尽办法解决问题的潜能。

哈佛商业评论:这种新的管理思想的核心是什么?是不是认为所有问题都可以得到解决?

王小川:不是。其实管理最大的智慧就是知道什么事能解决,什么事不能解决。比如你长什么样子自己能决定吗?你说你要赚钱所以必须要工作,这是你特别愿意的吗?不是。所以每个人都有很多约束。

以前我相信西方的体系。但随着管理实践和自己阅历的增加,你更愿意看到的是一些偏东方的东西,从人的内心出发去想一件事情,而不只是术的层面。东方文化认为环境中变化是注定的,人能改变的事情是有限的,但人可以通过和环境的融合达到“天人合一”。比如你把技术和人合在一起,人工智能就不会伤害你,你把技术和管理融合在一起,管理就更加的流畅。这种思想转别也是我突破自己的源头。

比如十年前我读《基业常青》,读《复杂性》,读荣格,到后来大家读《失控》和《人类简史》,你会发现这些书里面有很多东方思想的因素。我们的根,让我们真正登上历史世界舞台的东西不能丢。

哈佛商业评论:如果要对搜狗下一个管理风格的定义,你会怎么描述它?

王小川:搜狗现在的管理关键词是升级。因为以前我们精英主义强调每个人独立做一个事情,每个人分工非常明确,强调单兵作战能力,希望每个人都能够独当一面,让每个人都感觉到他自己有更大的价值空间,大家沟通和配合的需求很小。

但是现在我觉得不够了,需要有一些调整和改变。两个方向,第一个方向是提高组织的情商和智商;第二个方向是从单兵作战到能力互补。所以我们管这叫补课。

这件事的背后,就是我开始理解每个人有他的强项和不足。有的人对技术更加有兴奋,有些人对营销有动力,有些人对环境和关系更敏感,能力互补,搭班子干活。

以前搜狗的高层管理者VP往上,加上我一共大概是8个人的样子,总监级以上的中层管理大概是在四五十的样子,相对于整个行业管理层人数的比例都是偏低的。所以未来首先要从高管开始形成组织能力,再选拔更好的中层,统一核心战略思想,然后再推进。

人工智能的坚定支持者

哈佛商业评论:从报道上看,您是人工智能的坚定支持者,怎么看待现在的“人工智能威胁论”?

王小川:阿法狗战胜李世石的那一天,我们搜狗成立了一个节日,叫狗胜节。这个节日是搜狗少有的一种仪式感,正经放假,大家去庆祝它。

这是一种信仰。我认为搜狗创造的价值一定来源于我们对技术的追求。人工智能其实是让机器参与到做决策的过程中。但我认为还有这样一种情感:你写出的程序运行起来,和外界产生了互动,遇到环境问题你想看看它自己怎么去反应。就好像程序有一种生命力,它自己能够对环境适应,能够在中间做出决策。

当然,文艺范儿很容易对于不理解的东西有夸大的倾向。机器发展到今天为止,第一不具有创造力,第二不具有通用的环境适应能力。技术超越人了,把人干掉了这种事情,我们看不到会发生这件事的可能性。因为这件事低估了人的智慧,忽视了人和机器共处的可能。

现在人工智能在垂直领域的应用很广泛,但也就是在数据里面找规律,仅此而已。一位诺奖得主就说过,人工智能无外乎就是一种统计方法,我认为他说的是对的。现在,通用人工智能仍然遥遥无期的。甚至可能在未来几年,大家更多会谈到人工智能的局限性。

哈佛商业评论:搜狗输入法得到大家高度的认可,未来搜狗的发展方向什么?

王小川:从商业角度讲,输入法你要么是做内容,要么做平台,要么做工具,其实最终都是要转向内容生产或者是平台的。但是从技术的角度讲,我们是希望发挥输入法另一个维度的价值——语言核心。

我们现在同时做三件事情,第一是搜狗搜索会继续发展下去,用中文去搜索全球信息,从用户习惯到检索逻辑、产品形态提升权威性;第二,把输入法变成一种生活方式,通过AI让它更聪明,帮你回答问题;第三,形成生态。大致是这三件事。我认为输入法未来会走向新的智能硬件,通过人机交互的机遇,再次成为搜狗未来的业务核心。

哈佛商业评论:你是一个技术乐观主义者,你的乐观来源于什么?

王小川:当你去理解自然的道理,然后发现和你印象中不一样的时候,你其实就变得乐观了。如果说事情的发生跟你想象中不一样,你会有所焦虑和悲观,对吧?但是它凭什么应该是你想的那样呢?世界为什么一定是现在这样呢?所以这件事情是人本身的一种执拗,才会带来悲观。你要打破你自己。

哈佛商业评论:你少年时被称为天才,这对你的影响是什么?很多天才管理公司是很严苛的,比如乔布斯。搜狗员工会怕你吗?

王小川:天才是不是还得戴眼镜?哈哈。天才也是会改变的,最大的改变就是开始逐渐去理解别人。比如我从小就拿奥赛金牌了,后来其实没有太大的权利欲。我知道原动力是为了证明自己,但是有时候会用力过猛。后来这种欲望其实是没有那么强了,形成一种状态就是——我不会去冒犯一个人,但我也并不想去满足他们的欲望,有时候别人对我的期望我可能是无感的。

我是到2008年才开始改变,我开始去尝试理解每一个人。比如说我还去了雍和宫。以前中国人说见塔就扫、见佛就拜,其实我不理解。但那时候我开始理解每个人都是一尊佛,发自内心的这种情感就开始建立了,开始逐渐去理解每一个人。

哈佛商业评论你现在似乎已经做出了很多改变,精英主义的想法改变了吗?

王小川:这个没有。每个人的想法和生活方式是不一样的。比如大多数人把看视频玩游戏是一种享受,我尊重他们,他们把体验生活当作自己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总得有人去像苦行僧一样去工作,他们的乐子来自于改变一件事情,而不是体验一件事情。比如说我一直把加班当成一种快乐的事情。但每个人都有权利把时间花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上,这是一个自然的结果。

哈佛商业评论:您所说的精英主义,跟大众口中的精英主义好像还不太一样。

王小川:其实有两层意思,第一个是做更有创造性的事,而不是做一种体验性的事,第二他要有能力去做这种创造。未来,随着经济发展和更多创造性的发明,

人工智能会把我们从重复性的体力和脑力劳动中解放出来,让我们有更多时间干创造性的和体验性的事情。

哈佛商业评论:放眼全球,你最欣赏哪个公司

王小川:其实蛮多的,首先我不会只欣赏一个公司,每个公司都有它不同之处。比如说像苹果这么奇葩的公司。乔布斯足够粗暴,但是其实他对这个世界有足够深的理解;谷歌强调技术天才的最大化发挥;微软有很严格的等级制度;亚马逊接触的少一些,但是它确实能做到让人眼前一亮的突破和创新。每家公司都有自己的灵魂,我不认为有一个唯一的或者说最好的选择。

华杉:一家公司的前途,逃不出这3个定律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去了成都而不是北上广?

上一篇:

下一篇:

坚持精英主义的王小川与搜狗的管理进化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