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华夏时报 记者于娜

 

 “目前为止我并不认为我们已经发现了可持续的,而且有一定盈利空间的一个比较好的商业运营模式。日前,在一个活动上,世界银行社会保护与工作实践局高级经济学家王德文如此分析国内的养老产业,这个地方有这样的养老模式,那个地方又有那样的养老模式,我认为长期来看都不一定具有可持续性。他建议,今后产业界、学术界和政府可以进一步的研究能够支持商业运营模式可持续的市场模式。

养老服务作为服务业,今后市场发挥决定性的作用,所以我们要认识和尊重整个市场行业发展的规律。王德文认为,这是中国养老产业改革的重点。我们一方面解决市场问题,避免造成新的市场扭曲的问题,目前很多地方做法可能对今后市场发展带来扭曲。今后推动整个中国养老服务体系,能够可持续的,公平可及的发展。

王德文认为首先要明确政府负责基本养老服务的对象,基本养老服务的清单要理清楚。比如澳大利亚、法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做得关键工作就是把政府服务清单理得很清楚,当然光有清单不行,还要把投资机制对接起来。然后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把市场激活了。

我们要搞长期护理保险吗?这可能是措施之一。王德文说,因为很多国家没有搞长期护理保险,把养老服务问题也解决了。政府解决失能和贫困老人的问题,长期护理保险的问题,这个过程当中发改委通过降低市场价格手段,怎么把价格进行降低?提供什么样的服务?有一系列的工作需要做。

政府财政是有限的,我们要制定标准,哪些是可以获得的服务。他以贵州为例,我们建立大的养老顶层设计,有三大目标:一个是扩大覆盖面,第二个是提升质量,第三个是把钱用得比较有效。我们设计这三块紧密联系在一块,而且今后服务的清单开发,包括提供什么服务,花多少钱,我们会通过云平台,有它们连在一块,保证财政上是可以持续发展的。

在世界银行的一个贵州养老体系研究项目中,王德文他们花8个月时间在贵州省民政厅、财政厅配套支持下,设计了一套表格,用来分析贵州省在过去三年有多少投资,钱从哪来,投到哪去,之后帮助贵州省建立一套有效的投资、资金分配安排的体系,跟政府公共预算改革联系在一块,保证今后公共资源使用有效而且公平。

除了公共资源以外,护理保险是公共资源和私营资源的混合体,个人这一块资源怎么调动也是一个问题,还有社区资源和社会力量,社会机构参与进来,也有很多工作可以做。王德文说。

公办住不进、民办住不起,大学生找不到工作、养老服务找不到人,农村与城市养老倒挂,养老服务业在迎来发展机遇的同时,种种矛盾困境也益突出。

养老服务业人才队伍的建设,在全球也没有一个国家做得很好,都非常难。王德文认为,人才培养是一部分,关键问题如果没有一个对应劳动力市场的政策和体制创新,人是可以流失的。

国际上,医养结合是通行的养老模式,我国也将其作为重点方向。据介绍,法国逐渐推进医疗服务体系和养老服务体系相互之间有机的协调,比如个案管理员制度,是把这两个部门衔接起来,给每个个体制定案例管理计划,是非常关键的人。日本医养结合是和法国类似的综合服务的概念,也就是说把医疗和养老在社会层面提供一系列的支持,提倡在地老龄化的概念。

王德文建议,今后把医养结合概念厘清的基础上,需要两个改革,一个是医疗卫生体系改革,一个是怎么结合?养老院办医院?还是医院办养老院?设立一个机构,还是搞一套机制?我自己理解是一套机制,如果把这套机制建好的话,可能需要政策、制度、信息、服务四方面都要打通,机制才能有效建立起来。

中国养老服务发展还是非常积极的,政府和市场边界不断的划清,关键问题今后在政府这一块,怎么样把市场机制培育出来王德文认为,改革开放的经验告诉我们,不做那么多的规划反而发展非常好。经济学分析来讲,政府干预市场少一些,可能市场发展好一些。他也强调,这并不是说政府不要干预市场,养老服务有公共产品的属性,政府要补位,市场不足的那一块政府要做好,要遵循市场的规律,中国养老服务发展是未来可期的。


中共中央 国务院发布城乡融合36条,健全乡村旅游、健康养老等新业态培育机制
从二季度开局看中国经济发展

上一篇:

下一篇:

世行经济学家给养老产业泼冷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