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王琳

来源:燃财经(ID:rancaijing)

2月22日凌晨,一艘载有大批量特斯拉纯电动车的滚装船“晨蝶号(Morning Cindy)”靠泊上海外高桥海通汽车码头,其中包括最新款的特斯拉Model 3型车,这是用于客户交付的特斯拉Model 3车辆首次大规模到达上海港。

1月7日,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破土动工,马斯克要在上海超级工厂建造一款“真正实惠”的Model 3,有分析人士称,一旦特斯拉Model 3全部本土化之后,将免去关税门槛,减少进口关税,仅有16%的增值税,其售价很可能在30万元以内。

一方面,特斯拉宣布中国市场开放选配和预订,包括Model 3高性能全轮驱动版和长续航全轮驱动版,另一方面特斯拉要在上海本土生产更实惠的特斯拉,并决定于2019年下半小批量投产。

这样的消息刺激着国产造车新势力敏锐的神经,巨头在前,他们要抢夺最后的窗口期,纷纷决定在2019年年底之前交付量产。

如今,刚刚起步的造车新势力正处在产能爬坡的窘境中,蔚来汽车和小鹏汽车交付时间的推迟就是最好的佐证,特斯拉的到来让他们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这位新能源车领域的“老大哥”刚刚破解了产能魔咒,快马加鞭奔向中国市场。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特斯拉的“成人礼”

2018年第三季度是特斯拉创立15年来,首次实现有意义的利润。财报显示,第三季度营收68亿美元,净利润达到2.55亿美元。同时,这样的盈利情况持续到第四季度,特斯拉最新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第四季度营收为72.26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32.88亿美元大幅提高,超出分析师的预期;该季度实现净利润2.10亿美元,尽管全年依然净亏损10.63亿美元,但相较2017年的22.41亿美元已经大幅收窄。

马斯克表示,仅在2018年第四季度,特斯拉交付的汽车数量就几乎与2017年全年相当,且2018年全年的交付数量几近此前所有年份的总和。 “Model 3也成为2018年美国最畅销的豪华车。这真的很了不起,而且在不久之前几乎没有人认为这是可能的。”他说。



事实上,为了完成较高的交付数量,特斯拉曾采取一些激进的做法,斥巨资搭建了一条全自动化生产线,它包括 100% 全自动化的四大工艺产线和一条超级复杂的零部件传送带网络。

这条生产线的搭建直接让2018年第一季度净亏损同比剧增115%,至7.1亿美元。其自由现金流从从上一季度的-2.77亿美元已扩大到-10亿美元。每股亏损4.19美元,上一季度为每股亏损2.04美元。根据彭博社的数据统计,特斯拉平均每分钟烧钱6500美元。

马斯克自己的说法是,巅峰时期特斯拉每周会烧掉5000万-1亿美元,而长期追踪特斯拉的第三方公司Bernstein Research给出的预估是,特斯拉围绕Model 3自动化产线的总投入大约在20亿美元。

马斯克本想着借此提高Model 3的产能,却没想到以2018年或者说当今的技术水平,这样的产线根本无法落地,而且问题重重。2018年4月,马斯克第一次公开承认,过度自动化是个错误,“确切的说,是我的错误,人类被低估了”。

随后,马斯克拆掉了那条产线,转而推出了新的半自动化、更多人工介入的产线。为了完成Q2每周5000辆的产能目标,特斯拉曾在加州弗里蒙特工厂内搭建临时帐篷“GA4”作为辅助生产线,马斯克自己也亲自住到工厂监工。

7月2日晚间,特斯拉官方发布了第二季度生产报告,该生产报告显示,特斯拉目前最受消费市场关注的产品Model 3的产能已经在最后一周提升到了5031台的水平,完成这个产能目标的同时,特斯拉并没有以牺牲Model S和Model X的产能为代价。而最新财报显示,特斯拉如今的周产能已经超过7000台。

得益于此,过去一年,特斯拉交付了14.5万辆Model 3,这14.5万辆Model 3为特斯拉盈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同时,2018年特斯拉汽车业务毛利水平达到23%,而通用和福特在2018年汽车业务的毛利率则低于10%。

“这一年(的经历)让我感到老了五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难熬的一年,特别痛苦。 ”马斯克在接受ReCode采访时表示。而他领导下的特斯拉也从经历了一次印象深刻的“成人礼”。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抢夺中国市场

财务表现强劲之外,美中不足的是其在中国市场的表现。

2018年6月,中国商务部发布《关于对原产于美国部分商品加征关税的公告》,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等进口商品对等采取加征关税措施,税率为25%。该公告7月6日生效后,实际美国进口车的关税增加为40%,而特斯拉也在加征关税的车企之列。

2018年12月14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决定从2019年1月1日起,对原产于美国的汽车及零部件暂停加征关税3个月,特斯拉也在其列。

虽然有关税下调消息,但对于2018年Q4业绩似乎并没有多大帮助,2018年,特斯拉在中国地区的收入为118.23亿元,同比下降15.4%,中国成为其四大主流消费市场中,营收降幅最大国家。此外,2017年,在华业务对特斯拉全球营收的贡献率为17%,2018年的贡献率则跌到了8%。

中国是特斯拉必须要重视的市场,据2月14日毕马威年度报告《自动驾驶汽车成熟度指数报告》显示,中国电动汽车市场份额跃居全球第四,2018年,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规模翻倍,从每百公里2.5座充电站增至5.7座。

2019年1月,特斯拉宣布中国市场开放选配和预订,包括Model 3高性能全轮驱动版和长续航全轮驱动版。同时,2019年1月7日,上海特斯拉工厂破土动工,这使特斯拉成为第一家获准以独资的方式,在中国开展整车制造和销售业务的外资车企。



生产资质方面,据财新网援引一名上海市发改委官员的话称,1月10日,特斯拉已经完成政府备案,成为上海市首家完成备案的新能源汽车企业。也就是说,下一步,只要获得工信部准入,“管理许可”将不再是特斯拉上海建厂的不确定因素。

特斯拉预计,2019年下半年,上海工厂将开始小规模投产,冲压、涂装车间、车身连接和总装车间都将投入运营,上海超级工厂将建造一款“真正实惠”的Model 3,同时长续航四驱版车型和高性能四驱版车型将继续从美国发货。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超级工厂的单位产能支出不到加州Fremont 工厂的一半,其初始生产目标是每周生产3000辆Model 3,一年约15.6万辆,这些车将全部投放中国市场。基于对中国市场的信心,特斯拉预计2019年将交付36万至40万辆车,与2018年相比增长约45%至65%。

从1月7日破土动工算起,特斯拉上海工厂要在不到12个月的时间内实现投产(即便是小规模)可谓神速。不少业内人士认为,即便政策为特斯拉建厂一路开绿灯,要实现2019年投产,也不科学。

这样的速度让人质疑,也足够让人窒息。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特斯拉阴影下的造车新势力

2月24日,三艘载着特斯拉的滚装船悉数抵达天津港、上海港。这对于用户来说是个好消息,他们可以陆续提到此前订购的Model 3,虽然它的原产地在美国。但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他们已经开始争夺最终的时间窗口期。

蔚来、威马已经开始量产,而奇点汽车量产车型is6预计在2019年春节前后交付,车和家理想智造ONE预计2019年4月交付,电咖汽车天际ME7计划在2019年4月开始预售,下半年开始交付,拜腾M-Byte量产车预计2019年底上市交付。

他们都想在2019年年底之前实现首款车的量产交付时间设置在2019年底,这个时间点被拜腾汽车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毕福康被认为是最恰当的时候,这或许是因为2019年下半特斯拉上海工厂即将小规模投产。

但量产绝非嘴上说说那么简单。2018年,蔚来汽车、小鹏汽车的量产车交付一度被推迟,而同样是造车新势力的威马汽车也曾表示,真正意义上的交付对于所有新造车企业来说都是一项挑战。

“跳票可以理解,这是一场全民参与的实验。”云易充CEO陈中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在他看来,新造车公司时间不长,经验、技术、产品方面都有可能发生不足和逾期跳票。“新能源和传统汽车相比还是小学生,还需要很长时间。包括最核心的电池续航,以及如何和互联网,AI交互,这些才刚刚开始。”

为了保证产能,蔚来、小鹏的策略是选择传统汽车厂家作为代工,可以免去了一切从零开始的时间成本,但一条全新生产线的建立,其中需要大量沟通和技术标准、质量同一性验证。但可惜的是,无论是小鹏选择的海马汽车、还是蔚来选择的江淮,其实在过去都没有太多生产高端汽车的经验。

而他们的老大哥已经算是新造车企业里拥有成熟生产线和稳定供应商的代表了,对丰田和通用旧生产线改造非常成功。但即便如此,在过去一年,特斯拉也深陷产能魔咒。毫无疑问,产能对于这些造车新势力而言将是巨大的挑战。

性价比方面,有业内认识认为,一旦特斯拉Model 3全部本土化之后,将免去关税门槛,仅有16%的增值税,其售价很可能在30万元以内,相比目前的售价将大大降低。据新华网报道,有预订了Model 3的车主向记者表示,早前由于关税问题导致Model 3价格高昂,他决定等Model 3国产化后再购买。“特斯拉 Model 3性价比非常高,蔚来的es系列可能优势不大。”云易充CEO陈中表示。



而即便目标用户是中低端市场,造车新势力也需要和传统车企抗衡,“新能源车毕竟最后还是落点在车的质量上,主机厂更有优势。”云易充CEO陈中告诉燃财经(ID:rancaijing)。

从交付数量来看,2018年特斯拉共交付了9.9万辆Model S和Model X以及14.5万辆Model 3轿车,而蔚来总交付量未到2万。从产品迭代和稳定性看,Model 3是特斯拉的第三个产品,经历过Model S和Model X身先士卒般的挡枪,Model 3的稳定性会更好。从创始人来看,国内这些造车新势力大部分没有造车经验,而特斯拉已经折腾了16年。

毫无疑问,特斯拉的“搅局”会让国产造车新势力面临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

这片战场将会比想象中更惨烈。

本文内容部分参考第一电动网、汽车之家、Autopros、新华网等。


新能源汽车逆势增长背后:2020年补贴将可能被取消
美团点评发内部信,公布新一轮人事调整

上一篇:

下一篇:

特斯拉Model 3已达战场 留给国内厂商的时间不多了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