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杨川


从摆地摊的小商贩到驰骋国际市场的大老板,从不甘心命运安排的农村娃到爱党拥军的“沂蒙红哥”,临沂市小商品商会会长宋连胜谱写了一个从沂蒙农民到现代商贸精英的传奇。

作为沂蒙山的两张文化名片,惊天动地的沂蒙精神和享誉国际国内的物流世界商贸城,无时不在张扬着沂蒙人无尽的家国情怀,透露出沂蒙人强烈的经济意识。改革开放40年来,沂蒙人用“沂蒙精神”进行经济创新,大批农民融入了这场气势恢宏的改革,成为物流天下商贸城的主角。

而宋连胜,无疑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


山东连胜体育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宋连胜


从窑厂到粉条厂,打工少年14岁

宋连胜说:自己的“工龄”可以从14岁起算。

原来,宋连胜自己家就是粉条世家,可他起步却是在窑厂。当年,想进自家粉条厂的宋连胜因为不服从父亲的安排,被父亲“发配”到亲戚的窑厂。

窑厂里的活儿是个技术活,特别是烧窑的工人,一般人没有个十年八年的经验可是不敢上手的,对于初来乍到的宋连胜来说,自然这样的活儿是轮不到他的,他只能干一些推车的杂活儿。

窑厂里的缸大部分是供给供销社的,剩下的一点也用来走街串巷和村子里的老百姓换一点食物,宋连胜就推着这些缸,在各个村子里来回地转悠。有一次有一个奶奶喊住了他,要买缸,宋连胜就把车推在了路边上等着。老奶奶走过来,一个一个的缸挑选着,突然对宋连胜说:“你这缸坏了啊。”宋连胜一惊,赶紧过去查看。果然,老奶奶指着的那口缸从缸沿上有几处残缺,可是缸的本身并没有坏,也就是说还可以用。宋连胜没卖过东西,就给老奶奶说:“那你别要这个缸了,这有好的。”没想到老奶奶说:“我就要这个缸,你给多少钱?”宋连胜就有点懵了,平时的缸一般都卖个五六块钱左右,或者兑换成同样价值的米和面,可是这坏了的缸该怎么处理啊?他实在是不清楚。看宋连胜半天不说话,老奶奶就告诉他:“这样吧,两块钱,这个缸我买了。”宋连胜不知道该卖还是不该卖,因为这不是他自己的缸,卖了多少钱换了多少米面他得回去给厂里说,两块钱这个数实在也太少了,回去肯定得挨骂,宋连胜就摇了摇头。老奶奶又说:“你这个缸啊拉回去也没人要,就直接扔了,一分钱也不值,给我还能值点钱呢。”宋连胜一想也对,拉回去要是算作残次品不就浪费了嘛,于是他就把那口缸卖给了老奶奶。

转头回到厂子里,他给人家说了这件事儿,没想到厂子里的人并没有责怪他,反而指着后面大量废弃的土缸给他说:“看到没有,咱们厂子里这样的残碎的土缸不是小数,能换成钱,换多少都行,放在这里就浪费了。缸这东西就这样,只要有毛病,不管毛病大还是小,不管影响不影响使用,就都不值钱了。”宋连胜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了解关于产品买卖中的一些问题,质量才是保证产品销售的关键,在以后的几十年里,这样一次一次的经验将带给他莫大的改变,并最终影响到他人生后几十年的道路。


2014年4月14日捐助兰陵县下村乡双沟峪村小学22万元


窑厂的经历让宋连胜从一个贪玩的“孩子”,变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年”,之所以我们用这两个词来形容宋连胜的身份,是因为直到他离开窑厂的时候,也刚满十六岁。

刚满十六岁的少年每天早上四点就早早地起床,随着三四十岁的工人们一起到窑厂上工作,从最开始的搬运工,宋连胜开始一步一步接触窑厂里越来越艰难的工作,用手腕粗的大绳子拉淤泥,不断的烧制和晾晒,简单而繁重的工作日复一日,让宋连胜真正感受到了他心中那个美好的“赚钱”两个字原来是如此地痛苦。

等到宋连胜得到父亲的认可从窑厂回到家里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20世纪的八十年代,国家对于个体商贩的态度已经放开,压抑已久的市场展现出惊人的购买力,林村的粉条行业又开始一天一天的好起来。宋连胜以为自己可以进入到家里的粉条房里安安稳稳地做粉条,但是父亲却告诉他:“你不能到家里的粉条房做粉条,要是想做粉条,你就得自己重新建一个粉条房,自己出去做粉条。”

之后的几年时间里,兄弟几个一直在粉条房里打拼,他们的粉条因为口感爽滑、质地纯正,迅速在十里八村都打出了名堂,没过几年,乡里评选第一批“万元户”,宋连胜顺利当选,也成为那一批人里面最为年轻的那一个。


2012年9月7日宋连胜看望兰山区宋王庄老年公寓老人赠送8000元生活用品


刚刚二十岁的宋连胜坐在主席台下,胸前带着一个大大的红花,主席台上嘈杂的音响中含糊不清地发出各种响声,宋连胜听不清楚上面的人在说什么。还没等宋连胜笑完,弟弟宋连才就在后面推他:“哥,叫你上去呢,赶紧的啊。”宋连胜回过头,主席台上的人伸手招呼着他,他就随着人群走上了主席台。刚在主席台上站好,宋连胜往台下一看,我的天,台下咋这么多人,宋连胜瞬间就晕了,台下的人在他眼前,就和一根一根小粉条似的,在太阳底下十分晃眼,宋连胜感觉到头晕目眩,不知道两个手该往哪里放。他瞅了瞅旁边的人,一双双长年累月因为繁重的劳动而变得粗糙的大手和他一样,都显得局促不安,宋连胜就把双手贴着自己的裤脚,不住地摩擦。

主席台上的话筒又说话了:“现在,让我们请最年轻的万元户给大家讲两句!”说完,台下的人开始鼓掌,宋连胜也开始鼓掌,鼓着鼓着,他觉得后面有东西不断地在戳自己,宋连胜回头,看见一个人拿着话筒在戳自己的肩膀,宋连胜就憨厚地笑笑。那个人着急地催促他:“你赶紧啊,你笑个什么劲儿啊,到你说话了。”“我说话?”宋连胜纳闷地问人家:“我说啥啊?”那个人有点不耐烦了:“随便说,想说啥说啥。”“随便说是说啥,我不会说啊。”旁边一个领导模样的人站起来,说:“小宋啊,你就说你是怎么致富的。”宋连胜赶紧儿回答:“叔,我是做粉条挣的钱。”领导模样的人笑着说:“你别给我说啊,你拿着话筒转过头去,给台底下的人说。”宋连胜就接过话筒,对着下面的人说:“我是做粉条挣得钱。”下面的人马上就安静了,静静地等着宋连胜下面的话,没想到宋连胜不说了,反而把话筒放回了后面的小桌子上,领导模样的人问他:“咋了?说完了?”宋连胜就点点头,领导模样的人苦笑了起来:“小宋,你详细说说,你们为啥做粉条就挣了大钱,人家就没挣到呢?”宋连胜就又把话筒拿起来:“我是和我兄弟一起做粉条挣得的钱,我们几个年轻,力气大,做得比别人多,挣得钱就多。”说完,他又把话筒放回去了,下面的人纳闷地看着他,他也纳闷地看着下面的人。突然,下面有人大声地喊道“好!”接着,大家伙也跟着鼓起掌来。宋连胜看见下面的人不停地鼓掌,听见后面的人在小声地笑,他也跟着笑起来。这次,他是发自肺腑的开心的笑。


2017年12月7日,宋连胜给辽宁舰官兵捐赠体育器材


当然,这也是宋连胜第一次在主席台上给人家讲话,他紧张,他局促,他木讷,他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十几年之后,他将站在上海会展中心的舞台上,接受别人的邀请,面对千千万万来自全国各地的人讲话,时间、地点和人物都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唯一不变的是他朴实的样子和依然木讷的口才。


从买到卖,“买”“卖”才能够成“贩”

宋连胜的传奇,起始于“小商贩”。在20世纪80年代末期,临沂地区兴起了许多小型的批发市场,比较著名的有临沂的“西郊大棚”。这些市场不再像是传统的大集一样逢五逢十才开门,而是每天都营业,市场的规模不大,建设也很简单,就是搭上一个大棚而已。对于早早就开始经营批发市场的临沂当地人来说,这样的事情并不令人感到稀奇,可是对于一个从农村走来的还没有见过什么市面的少年来说,这样的新鲜事物既令他惊讶,也令他着迷。于是,宋连胜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自己也试试。

回到家里的宋连胜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东西来卖,他这才发现,除了粉条,自己家里几乎是什么也没有了。找着找着,宋连胜在奶奶屋子里找到一筐子山梨,被包裹得好好的,宋连胜就寻思着,先别管它是什么,先卖卖看看。宋连胜就喊奶奶:“奶奶,你这筐山梨还要不要啊?”奶奶说:“你拿去吃吧,我不吃那东西。”宋连胜就把山梨和筐子一并拿走了,边拿边说:“我也不吃,我拿出去卖。

站在偌大的临沂城里,宋连胜才突然觉得毫无头绪。虽然手里有了“货物”了,可是他不知道该怎么卖啊,也不知道该怎么吆喝。无奈之下,先往市场里走着再说吧。走着走着,还没走到市场的时候,宋连胜就听到后面有一个人大声地喊他:“小孩,小孩,你手里拿着啥?你过来,你过来。”宋连胜听得出来,喊他的是个大人,有点害怕了,就没回头,也没敢答应,抱着筐子,低着头,赶紧往前走。后面的人又喊起来:“你跑啥,这大白天的我还能抢你的东西?”宋连胜一想,也是,这大白天的怕啥啊?他就停下了脚步。等到中年人走近了,宋连胜就把筐子给人家说:“我这是山梨。”中年人一看就乐了:“我说吧,我打眼一瞧就是山梨,瞅瞅这山梨水灵的,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啊。你卖不?”宋连胜一惊,也不知道说什么,就答应了一声。中年人又问:“你卖多钱?”这一下又把宋连胜给问懵了,想了半天,宋连胜还是没有说话。中年人就又乐了:“你这卖东西的,还不知道卖多少钱啊,35块钱,筐子也给我吧。”宋连胜就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那人就把筐子和梨都拿走了,等到人家都走得没影了,宋连胜就像还在睡梦中一样,一懵一懵的,合着自己的第一单生意就做完了?合着自己啥都没干就把梨给卖出去了?看来这做生意不仅仅简单,而且还挺好玩的啊。

宋连胜拿着35块钱就站在大马路上自顾自地乐起来,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赔了还是赚了,也不知道跟人家市场里的老手相比自己这生意做得怎么样,好在第一单生意是做成了,这就是好事儿。可是也有个问题,那就是自己的东西卖得太快了,抬头看看日头,刚刚过了上午没多久。原本宋连胜估计自己手里的这些梨怎么也得小半天才能卖出去吧,现在可好,没有十分钟就卖完了,那下午干啥啊,不能闲着吧?

还得找东西继续卖。宋连胜就一边琢磨着,一边往市场里走。走着走着,他看见路边蹲着个老头,前面摆着个小筐子,小筐子里放着满满的香椿芽,很是鲜嫩。宋连胜问老头:“你这东西是卖的吗?”老头没好气地回答:“当然卖啊,能不成还白送啊。”宋连胜就笑起来:“还真巧了,我还真买,你所有的香椿芽我都要了,多少钱?”这下轮到老头傻眼了,就和刚才那个中年人问宋连胜一样,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宋连胜就学着那个中年人的口气说道:“这样吧,35块钱,连着你这个筐子我全要了。”

于是,在老头愣愣的表情中,宋连胜拿着筐子和香椿芽一并走了。刚刚赚的钱被他一转眼就花了出去,现在,宋连胜开始琢磨怎么把这些东西卖出去了。一边想着,宋连胜一边就走进了市场里。等到他真正以一个商贩的身份进入到市场的时候,顿时不自觉的烦躁起来,周围吆喝的声音喊得他脑袋疼。宋连胜心想,自己刚刚开始卖东西,肯定卖不过这些市场上的老手们,再说了,现在手里就一筐香椿芽,在哪里摆出来都不显眼啊。想要以好的价钱把东西卖出去,他就得和别人不一样。宋连胜又走出了市场,他想到在这附近好像有一个叫做第一钢铁厂的工厂,工厂是国营企业,里面有数量不少的工人,可以去那里试试运气。

来到第一钢铁厂,宋连胜找了一个路边蹲下来,把筐子摆好,然后拿出一块布来,把香椿芽散开摆在布上。宋连胜一边盯着自己的香椿芽一边等着。看着看着,他发现这样摆着的香椿芽卖相很不好看,长的长,短的短,粗的粗,细的细,乱七八糟的,看着都难受,一点食欲都没有。而且自己手里也没有秤啊,工人们肯定买得不多,因为香椿放不住,时间一长就不好吃了,顶多买上够一两顿吃的解解馋,这一来自己就没办法卖给人家了。正巧筐子下面有一些稻草,宋连胜就把稻草拿出来,把香椿芽按照形状大小仔细地分类,然后用稻草缠好。你还别说,这么一摆,一堆堆的香椿芽就十分好看了。


宋连胜慰问上海南京路好八连


等到工人们下班了,都从宋连胜面前经过,有人就过来问他:“你这香椿怎么卖啊?”宋连胜就给人家说:“五块钱一把。”没想到,工厂里的工人也不还价,买上一两把就走了。还没等工厂里的工人都下班了,宋连胜的香椿就卖得一干二净,算了一下,35块钱的香椿他足足卖了七十块钱,这个时候的宋连胜恍然大悟,哦,原来,这就是做生意啊!

在后来的日子里,宋连胜在整个临沂城里东奔西跑,卖过西红柿,卖过辣椒,也卖过鸡蛋,卖过小鸡。一边卖宋连胜一边琢磨,为啥自己的买卖这么不一致呢?比如只能在供销公司买到的圆珠笔和钢笔,比如在临沂市场见都没见过的玩具,比如做工精致颇具南方特色的床上用品,这些东西对于当时制造业还很落后的临沂地区来说,都有着极大的新鲜感和吸引力。就这样,宋连胜边经营边琢磨,把自己生生逼成了一个合格的商贩。后来,他开始代理文体用品,直到现在,他已经连续10多年保持红双喜等国际国内知名品牌的销售冠军。


从墨水到健身器材,他开始生产

将传奇进行到底,宋连胜选择了实体经济。20世纪90年代,对于很多人来说,墨水已经不再是什么昂贵的东西了,但却是人们在办公和学习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用品。当时的市场上,圆珠笔还没有被大家所认可,特别是它对于书写方面和字迹的锻炼方面有着极大的局限性,大部分的学校禁止学生使用圆珠笔进行书写,特别是尤为重要的中考和高考,钢笔依然是唯一被认可的书写工具。因而,从当时的情况,钢笔和墨水的需求量相当巨大。

而宋连胜接受妻子家里的墨水厂的时候,正是墨水行业的黄金时期。相比与粉条的制作,墨水的制作要省下不少的力气,但是却需要更多的耐心和更为细致的观察。简单来讲,墨水的生产就是熬制好的骨胶和十几种工业原料之间,按照一定的比例进行调兑,而后分装成一小瓶一小瓶的,就成为了我们日常见到的瓶装的墨水。

俗话说“文体不分家”,如果说接受墨水生意是条件反射的自觉,去往上海墨水厂也是客户简单的需求,然而,当宋连胜开始真正踏入体育用品的行业中来的时候,他开始认识到,有些问题必须要依靠自己,自己必须要静下心来好好考虑了。


宋连胜接受记者采访


体育用品在整个临沂地区还属于刚刚起步的阶段,而临沂地区体育用品市场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成为整个中国体育用品市场发展的一个缩影。当人们在吃饱喝足之后,开始考虑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健康,而运动,则是通往健康道路上最为可行的那个方法。宋连胜从一开始接触体育用品行业的时候,就已经深深地感受到未来这个行业无比美好的前景了,他决定以后自己生意上的重心将会从教育用品转到体育用品上面来。

现在宋连胜自身的情况和十年前的情况不一样,现在的他已经有了一部分的资金,而且在做生意的过程中也增长了很多的经验,在整个地区的教育用品市场中也算是有一定的影响力了。可以说现在的宋连胜有了资金,也有了经验,但是这些经验究竟会在体育用品的市场上起到什么作用,他还无法保证。体育产业虽然和教育产业关系很近,但是两者却有着很大的不同,体育产业需要更高的技术含量,更高的质量保证和更为重要的产品认可。宋连胜明白,整个临沂地区虽然生活水平和质量在不断地上升,但是相比于发展较早的南方地区,这里的生活水平还有着很大的不足,因此,对于体育用品的需求就会有很大的不同。例如在当时整个临沂地区很少有品牌的体育用品的专卖店,不用说耐克阿迪这样的世界知名品牌,像李宁安踏这样的品牌当时整个临沂地区都还是很少见的。其中原因就在于临沂地区的消费水平还远远不够,大部分偏远山区的人们远远买不起这样价位的商品。宋连胜在售卖红双喜一段时间之后,虽然在效益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是他也深刻地感受到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时间过了没多久,斯伯丁的生产厂家找到宋连胜,他们想要在临沂落户,看中了几个地方,希望熟悉临沂地区情况的宋连胜可以提供一些帮助。对于别人适当的委托,宋连胜向来是来者不拒,再者,作为土生土长的沂蒙山人,对于整个地区的情况他也比较了解,当然要尽一点“地主之谊”的。于是,宋连胜就陪同斯伯丁的厂家在临沂地区到处考察,看了好几个地方,最终,在宋连胜的帮助之下,斯伯丁的工厂落户于临沂市罗庄区。这样的事情让宋连胜近距离接触到了体育用品的生产过程,这是他在之前的生意中所不熟悉的环节。在接触之后,宋连胜发现,体育用品的生产看似很复杂,其实真正做起来也远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而且现在情况已经与当初自己制作墨水的时候不一样了,早先的家庭作坊式的生产方式早已经消失了,现如今各种产品都在流水线上完成制造过程,远没有那么复杂,那么不可琢磨。在斯伯丁篮球的生产落户临沂之后,宋连胜心中早就沉积已久的想法开始慢慢地转变成可行的方案,慢慢地朝着现实在变化,宋连胜决定,他要创建一个属于自己的体育品牌,他要创造一个属于沂蒙山的体育品牌,他要创造一个属于这里的所有人的体育品牌!


蒙山健身步道联赛


在巨大的压力、无数看似不可解决的难题、无数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之下,宋连胜开始着手创立自己的体育用品品牌,真正开始了属于自己的道路,属于沂蒙山地区体育产业的道路。此时的宋连胜已经四十岁了,对于一个四十岁的男人而言,这个时间才开始找到属于自己的道路看起来有些晚了。虽然宋连胜还是和当初一样不会讲话,不会“发言”,但是多少年在商业战场中的摸爬滚打已经给了他更为敏锐的目光、更为清晰的思维、更为勇敢的胆识,这一切都是一个生意人在不惑的年龄中的优势。

2003年,宋连胜创办盛神文化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开始着手创立自己的体育用品;2011年,“连胜”牌系列产品成为山东省中小学生体育联赛指定产品,原临沂天汇经贸有限公司被山东省教育厅指定为“山东省教育用品装备指定单位”;

2013年,山东连胜体育产业有限公司成立,公司下设山东天汇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上海盛神文化体育用品有限公司。

如今,“连胜体育”已经成为一家集生产销售服务为一体的大型文化体育用品专业公司,公司经营商品2000余种,年销售额位居同行之首,产品销售覆盖了苏、鲁、皖、冀的大部分地区。


连胜体育泰山国际登山节


2013年,作为中国体育产业协会的成员,宋连胜受邀和同行业的很多朋友以及相关的领导来到了宁波宁海。在这里,中国登山协会在举办一次活动。虽然接触体育产业已经有了十几年的时间了,但是对于徒步登山,宋连胜和很多人一样,还是不太了解。什么是“徒步登山”?在宋连胜的印象中,那不就是爬山吗?说起爬山来,生在沂蒙山脚下的临沂人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宋连胜和很多人第一次尝试了徒步登山的旅程,一路下来,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爬山可以如此轻松,如此愉悦。下了山,宋连胜看着身后走过的道路,体会着一路下来身心的舒畅,他的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既然宁海地区能够建成一条效果良好的登山步道,那么临沂地区、沂蒙山地区是不是也可以呢?

于是,宋连胜马上成立了“蒙山沂水体育用品发展有限公司”,开始进入到整个项目的建设中来。蒙山沂水项目是真正意义上面对所有普通人民的项目,它是真正免费供应的工程,它是真正使这座大山属于所有人、使这座大山造福于所有人的一条康庄大道。现在,蒙山国家健身步道工程已经完工,正式对外开放。

罗刚强:打造互联网+建筑劳务新模式
周福安:一棵葡萄,一个梦想

上一篇:

下一篇:

宋连胜的沂蒙传奇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