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娱乐资本论

作者:陈梦茹


“《小门神》我们都知道做得不太好,这一部明显有不小进步,想问一下王微导演在这中间都经历了些什么?”

《阿唐奇遇》首映礼主创见面会上,一位观众向追光动画CEO兼导演王微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场上的主持人赶紧打圆场,说提问的那位是非常知名的毒舌影评家,现场的观众都笑出声,但王微却并没有避讳。



这个曾创立土豆网,后又创立被业内期待为“中国皮克斯”版动画公司的文艺男,第一部电影作品,成绩确实不那么好看:花了7500万元的《小门神》,最终只收获了不到7800万元的票房。

于是对于他,以及他的第二部作品《阿唐奇遇》,大家都想知道王微到底有没有改变?对于一直贴着文艺青年标签的他而言,到底能低到怎样的姿态去迎合大众?

每间隔3个月进行一次试映,现场让观众进行问卷答复,然后再进行迭代调整。这次成本8500万的《阿唐奇遇》显然学乖了,懂得进一步去了解市场和讨好观众。于是,我们也看到了一部故事内容、剧情走向、制作水准和受众定位,方方面面都更市场化的《阿唐奇遇》。

但,《阿唐奇遇》还是有任性的地方,例如这部电影的主人公是茶宠,有着很明显的地域特征。这也许跟王微的经历有关。作为一个福建人,喝茶是生活的必备。

娱乐资本论了解到,《阿唐奇遇》入选了法国昂西动画电影节非竞赛单元。在专业领域的肯定,在商业上能否获得成功?王微又一次坐进了考场。


《阿唐奇遇》的改变

从《小门神》到《阿唐奇遇》,王微团队变了很多,这里面有技术,也有心态。

在刚刚开始做《小门神》的时候,追光的团队99%都是门外汉,根本不知道动画是怎么一回事。

团队不成熟,技术不成熟,据王微回忆,当时画面调一帧都要等半天,让人非常抓狂。据悉,最后4个半月的渲染高峰时段,《小门神》最多时同时使用了阿里云2000多台服务器。渲染时长是行业内评价三维动画画面精度的通用标准,即整片完整渲染所耗费的CPU核小时数,《小门神》的总渲染核小时数达到了8千万核小时。这样的数据,说明整部电影的后台压力非常大。

进展慢,整个团队都处于非常焦躁和疲惫的状态。“真的是非常非常疲劳,然后最后感觉是一种痛苦情绪。”王微称,团队的情绪传递到影片人物身上,使得整部片子显得紧张。

到了《阿唐奇遇》的制作过程中,制作人员同时上线的峰值是160多人,但整个节奏管控的不错,“至少现在调一帧不会像之前那样等半天了!”从故事概念到成片,它花费了将近4年时间。在王微看来,这是一个正常的周期,“这一小组完成任务,就休息一段时间,进入到另一项目的同一环节。”

在故事架构上,《小门神》给出的结局并非是小朋友们喜欢的“英雄改变世界”,而是主人公的妥协。王微称这是一个中年人的结局,“最后主人公发现所有问题都来源于自己,所以只能改变自己。《小门神》里的门神最后还是失业了,然后开了一家小吃店,就像中年人一番折腾之后最后找到了自己的容身之处。”

王微事后向娱乐资本论复盘,小朋友们和年轻人都不喜欢这个《小门神》,“因为整个故事的情绪都是往下走的”,正如追光当时的状态。同时,王微也在总结自己的错误:“角色的选择,人物的走向,故事的节奏,整部片子的情绪,等等都有问题,还有就是面对大众的电影,给谁看没有弄清楚,很模糊。”

这也是很多人在看完《小门神》之后给出的评价:对于这部充满了中国元素的电影,眼花缭乱,却并不能打动内心。

到了《阿唐奇遇》,这部讲述茶宠和小机器人阿来之间友情与冒险的故事,王微认为整个团队就显得轻松了很多。

为什么要用茶宠?这跟王微的经历有很大关系。

茶宠,是他对于自己家乡那座有着上千年历史的村庄的记忆。“每年固定的节日都要拜祖先,把每一个写有名字的牌位请出来,给他们浇酒。”这些在王微看来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

现在,他儿子就已经很少接触这些传统文化,甚至家庭的交流都是以英语为主。王微并不喜欢这种感觉,“文化这个东西,最重要的还是小时候的感受,比如说我看过中国的《渔童》和《哪吒闹海》,法国的《国王与小鸟》。”

《小门神》讲了最古老的门神,《阿唐奇遇》讲了并不大众化的茶宠,原因就在这里。

事实上,对于这个故事要怎么讲,要讲一个什么故事,王微反复进行过很多尝试。《阿唐奇遇》做了5年多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故事也在不断发生变化。

在故事的表达上,王微有很多哲学思考,但是探讨平行宇宙、人工智能这样的话题,在王微看来,他是不能和自己的太太以及儿子探讨的。最后故事的落点落在更多人所能理解和交流的“改变未来不可知,但是改变现在却是每个人能做到”,也许会有更多的人能够参与进来。

在近一个小时的采访中,王微多次提到他的太太和儿子,在他看来,他做的动画电影必然要能和家人一起讨论。

“我的很多思考可以总结成各种概念主题,可以去电影节或者艺术节去表达自己,但是我现在做的是合家欢作品,我只能抽象成永恒的主题,变成可以跟我太太和儿子讨论的。”王微称。


《阿唐奇遇》是一份满意的答卷

许多人不知道,《阿唐奇遇》是王微创作的第一个故事。

娱乐资本论了解到,王微在四年前接连创作了三个故事,除了《小门神》,还有一个正在制作的《猫与桃花源》。但考虑到技术等因素,最先推出了《小门神》。

《阿唐奇遇》有十二个不同造型的茶宠,它们都是陶瓷又不尽相同,但色彩鲜艳、纹路清晰,对3D动画来说能带给观众全新的视觉感官。这也是动画电影中,第一次出现陶瓷角色。

由于“茶宠”都是陶瓷材质,在动画形象拟人化的设计上就要考虑诸多细节。比如动作,陶瓷茶宠阿唐的手臂和脚都是没有关节的,弯曲的时候不能像正常人的动作一样,不然按照常理瓷器就会折断。

说到这里,王微迅速抬起胳膊给河豚君演示,在自己的身体上进行比划,演示着陶瓷属性的茶宠要如何运动才是合理的。“陶瓷茶宠是进行融合烧制出来的,所有结合部位都是软的。”?为了让这些部分在弯曲的时候看起来更流畅,追光花了9个月时间,开发了一款新软件。

王微说,如果去拉片就可以发现,它们每一帧摆出来的姿势都是一个雕塑的感觉。每一个茶宠的结构和造型都不一样,比如三脚金蟾蜍怎么走、童男童女是在一起的要怎么动,这些东西在动画表演上的要求跟《小门神》也完全不一样。??

另外,机器人的结构也成为要解决的技术大难题。它的眼睛有三层,包括大球套小球,从结构上能感觉出它是一个人的状态。“不然在观众看来,它可能就是一个玩具。”王微表示,这些都经过了很长时间去讨论它结构的合理性。

相比《小门神》,《阿唐奇遇》的表情点是小门神中人物的五倍。表情点的增加,使得整个人物表情方面生动了很多。《阿唐奇遇》制片人于洲说,为了达到最好的视觉效果,追光动画投入了大量精力,值得一提的是,在项目制作过程中,专门请来了一位武生做动作的示范,研究动画中人物抬脚、伸腿等各种动作,达到更逼真的效果。

另外,因为表情的丰富,外加很多细节的深入,使得整个数据跑起来非常慢,王微的团队又重新开发了一套系统,把整个底层数据掏空再重新写,让整个作品的后台数据运行数据提高了100倍。

从故事概念到成片,花费了将近4年时间。在追光动画看来,这是一个正常的周期,而且之后的每一部动画电影都会保持这个频率。“接下来,追光会保持每年有一部电影上映。

王微称《阿唐奇遇》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王微的反省与阿唐的happy ending

谈到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事情,王微举了一个例子。

还是他在做土豆网的时候,有一个很有经验的投资人问题,你有没有觉得现在手头上哪件事情对你来说是比较重要的?他说第一是这个,第二是这个,第三是这个。投资人说错了,这八九件事都重要,因为其中有一件事没做好,那这个公司就完了。

所以十几年来王微也一直记得,做公司就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好。越是做一个复杂的东西,它所覆盖的面、要考虑的东西就会越多,然后还要用理性逻辑将这些点、面组合起来,并保持好奇心和敏感度。“追光做动画电影,就是要让接近200个人的团队朝着对一个故事的想象往前走。”

追光要从业余选手变成专业的团队,这是一个过程。王微说,所以做《阿唐奇遇》的时候很多情绪就已经被消化了,表现出来的故事也会更顺畅。

他把这样的改变归纳为六个字:往上走,往下收。河豚君这样理解,影片故事的走向和寓意是要向上的,就如阿唐在探索变色的过程中,不同的观众可以看到自己的生活,有职场失意,也有情场失意等等。

在这一部影片中,制作团队也更加懂得要去割舍掉一些不必要的镜头,哪怕是初创时候都认为是最精华的部分。大家逐渐意识到,最重要的就是让观众能看懂影片在讲什么,并从中看到自己的生活。这也是所谓的“收”。

《小门神》曾犯这样的错误:有影评家评论说,本来是要做给儿童看的动画电影,但人物设定、故事背景和叙事手法却都是成人向的。王微也说到,因为定位不准确,观众对影片要表达的主旨都有点模糊。

《小门神》票房失意之后,追光动画团队也针对性的做了很多分析。观众的反映成为追光重要的考量标准。

王微说《阿唐奇遇》的目标受众是要辐射各个年龄层,做国产的家庭向电影。

这给内容设定增加了很多难度,因此《阿唐奇遇》在故事上设置了年龄分层。小朋友会看到他们的世界,比如阿唐这个茶宠想追求好看的颜色。而大人也会有自己的见解:在每个人都求同的社会里,阿唐因为与众不同而成了被受排挤的异类。

追光为了更加的贴合观众和讨好市场,做了很多努力。

今年年初的时候,追光动画的制片人于洲告诉娱乐资本论,他们在前期做了很多场小的试映会。根据每一场观众的反馈,去调整影片的走向和节奏,观众看不懂的、声音画面不够好的地方都要进行修改与重新剪辑。在宣传上,为了精准地传达影片的信息,预告片也是王微自己亲手剪辑的。“我们需要告诉观众这是一个家庭动画,是一个温情、冒险的喜剧题材。”

在故事结局上,相比于《小门神》中神仙们的妥协,阿唐最终得到了happy ending,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这无疑符合合家欢电影的期待。

娱乐资本论了解到,《阿唐奇遇》的制作成本是8500万,加上宣发费用,投入也要上亿了。不过王微大概是动画圈里最不用为钱发愁的导演,当年土豆合并的时候,他的身家就已超过一亿美元。之后,追光动画还接受了IDG、纪源资本的风险投资,两轮加起来共获得2500万美元。“这钱我自己也能出。”

外界一直对追光动画的大投入感到好奇,王微的钱究竟还够他拍几部3D动画电影?而他的期望是不亏钱,或者亏点钱也没关系,但将来要有进步的空间才行。

王微说,做动画电影是有生以来遇到的最困难的事。以前做土豆视频、做过微信,也做过媒体,从无到有都挺有成就感的,但做动画要困难几倍甚至几十倍。王微曾跟投资人讲,“追光的品牌需要10年才能成就。”

自编自导、要管制作还要管理整个公司的运营,王微直言这样的模式实在太辛苦了。一年时间可以坚持,但两年甚至更长时间,是肯定不行的。目前,追光动画的第四部作品已经进入了制作阶段,而王微不再是导演了。

 “不然像我这样的可能真的属于神经病了。”

许泽玮:80后CEO将党建转化为生产力
王征宇 17年的征途

上一篇:

下一篇:

王微的领悟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