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民营企业家而言,衡量责任与担当的标准,不是看你捐了多少钱,而是看你为此付出了多大的努力。


尚瑞芬和再就业职工话服务

  衣着普通的尚瑞芬,脸上总是挂着祥和的笑容,记者和她相处不到一天,就自然而然将她总经理、工商联主席等等身份忘得一干二净,开口闭口都是一句“尚大姐”,叫得亲切自然,好像从来如此。

  “尚大姐”是山东省巨野县丽天大酒店总经理,第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巨野县政协副主席,全国劳动模范,山东省劳动模范,菏泽市工商联合会副会长,巨野县工商联合会会长,全国先进女职工,“富民兴鲁劳动奖章”获得者,山东省“女职工再就业十佳标兵”。

   “尚大姐”最早的身份是一名下岗职工。

  上世纪90年代初,在市场经济大潮下,全国的供销系统几乎在一夜之间进入了倒闭边缘。1994年,26岁的尚瑞芬从百货公司下岗。

  “心慌。”谈及下岗,她两个字就概括了那时的全部感受。先她下岗的丈夫周文彬是一个言语不多的人,山东人特有的忠厚、踏实,让他并没有对下岗产生太多的惊慌失措,而是拉着尚瑞芬一起开始经营土产门市。

  周文彬下岗前在土产公司工作,经营土产,正是他的强项。他们的麟州土产批发部,批发炉具、农膜、地膜、水龙带等,很快以诚信赢得顾客,靠质优价廉站稳市场。

  这时候,尚瑞芬干了一件被他人誉为“傻子”才干得出来的事。这年春天,中原大旱,农民急需水龙带浇地抗旱,前来批发水龙带的车辆绵延几百米,一度造成交通堵塞。为了保证全县农民抗旱,夫妻俩提前把货款打到厂家,组织好充足的货源。单县一客商得知信息后,专程跑到巨野,提出以每吨高出市场价1000元的价格包销全部水龙带,不料却被尚瑞芬一口拒绝:“你们把货都提走了,巨野县的农民靠什么抗旱?” 气得那位客户在电话里与外出进货的周文彬直嚷嚷:“你媳妇真傻,放着到手的钱不赚!”

  尚瑞芬是一个干什么都不遗余力的人,认准的路,不见曙光绝不罢休。就凭着一个20余平米的土产门市部,夫妻俩用不到10年时间,跻身当地致富能手行列。时任县长不相信,单人来到麟州土产批发部,在门外足足站了两小时,看到络绎不绝的进货客商,排队拉货的大卡车,终于从半信半疑到心悦诚服。

  进入新世纪,尚瑞芬已先后获得“富民兴鲁劳动奖章”,山东省“女职工再就业十佳标兵”。载誉归来,县委、县政府领导对尚瑞芬说:作为典型,你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帮助更多人。

  尚瑞芬答应了。

  答应就是承诺。为此,经过夫妻俩的反复商量,她决定贷款建设银星购物广场,低价租赁给下岗职工,让他们实现再就业。

  胡玉庚夫妻原本都是百货公司职工,当年同尚瑞芬一起下岗。由于年龄偏大,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再就业渠道。谈及当时,老胡对记者说:“两个孩子一个初中一个高中,我当时真怕,眼看孩子连书都读不起。”

  得知尚瑞芬在县城人民路黄金地段建设了银星购物广场,营业面积一万多平方米,全部以超低价租赁给下岗职工和无业人员经营,老胡尝试着给尚瑞芬打来电话。没想到,租金600元,只有临近地段的半价。不但如此,尚瑞芬还带着这些商户去浙江义乌参观学习,让这些商户了解如何经营。尤其让老胡记忆深刻的是,尚瑞芬经常利用晚上时间召开会议,把自己这些年的经验悉数传授给经营户,培训他们的服务意识。当时,尚瑞芬一年让利几十万元。如今,周围地段的租金涨到每月5、6千元,银星购物广场租给下岗、无业人员的租金仍然保持每月600元。

  胡玉庚夫妇靠在银星卖童装,不但供两个孩子上完大学,还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谈到高兴处,他对记者竖起大拇指,说:“尚总就是一个大好人。”记者追问:“好在哪里?”他脱口而出:“她帮助人也是不遗余力,总是尽自己最大的力量。”

  有朋友曾问尚瑞芬:“你还是企业家呢,做生意怎么不会计算成本啊。”对此,尚瑞芬这样解释:“我也不是不会算账,为什么要低价租给下岗职工?因为下岗职工‘断粮’后的心慌我最能体会。我经历过,所以更理解他们,也更愿意帮助他们。”

  有时候,“大好人”真的是一个至高无上的荣誉。

  巨野县城西部,过去是一片庄稼地,连条路都没有。2003年,巨野新城区发展规划出台,为加快巨野经济发展,政府打算将县城西部打造成现代化工业园区,招商引资。但由于缺少资金注入,基础设施建设不配套,外来客商总是摇头便走。

  说来也巧,正当县领导为打不开局面而头疼的时候,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尚瑞芬从北京开完“两会”归来,找领导汇报“两会”盛况,传达“两会”精神。时任县委书记对尚瑞芬提出:带头进驻新城区,把县城西部的发展带动起来。

  尚瑞芬又答应了。当时,尚瑞芬刚建成银星购物广场,尚欠银行贷款近千万元,根本没有足够的启动资金。但她没讲自己的难处,没提任何条件,满口答应。

  请专家对齐鲁会盟台遗址进行考证、论证,仅搜集的资料摞起来就有一米多高,最终投资几百万元对齐鲁会盟台遗址进行修缮,并完善周围的配套建设。如今,齐鲁会盟台成为巨野县文化地标之一。

  谈到建设丽天大酒店的艰辛,丈夫周文彬感慨万千:“尚瑞芬不是凡人,她能把天捅个窟窿。”当时仅靠银行贷款200万元,她就敢开工建设预算几千万的大酒店。为了筹集资金,他们把最赚钱的土产批发部、炉具厂、商业楼等低价转手,还高息向别人借款。

  为了保证工程质量,她和丈夫在工地旁用石棉瓦搭建了一个临时住所,八十岁的婆婆、两个孩子都从城区搬到了工地,一家五口一住就是两年。当时工地四面都是旷野,没有人烟,冬天冻得要命,夏天热得要死,一下雨窝棚就漏。尚瑞芬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天深夜,窝棚顶上、边上不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仿佛有人蹑手蹑脚走动,吓得全家不敢睡觉。报警后,“110”赶来,检查一遍后判断是野猫从房上窜过。

  在资金最困难时,一些债权人听信谣言上门讨债。2006年夏天一个炎热的中午,尚瑞芬好不容易打发走讨债人,看看建起一半的大酒店,想想内外交困的自己,忍不住悲从中来,坐在会盟台前嚎啕大哭,丈夫、女儿、儿子打着伞陪她坐了一中午。

  哭过以后的尚瑞芬更坚强。“我几次都想从楼上跳下去,但是死不起啊。我死了,这些债务谁来承担?”到2007年底,为了给工人发工资,尚瑞芬在大年夜的前一天,还跑到滨州,从一位至交好姐妹那里借了50万元,赶在年前为工人结账。那两年,全家都是哭着过年。

  2007年12月8日,巨野丽天大酒店开业,一下子使新城区成为工商业投资的热土、房地产开发的黄金区。如今的新城区已经成为巨野拓展城市空间,提高居民生活质量的重要载体。

  翻阅尚瑞芬的创业史,也是一部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回报社会的历史,仅最近十年,她就先后向巨野县遭受洪涝灾害较重的两个村庄捐赠物资、向汶川地震灾区捐款、向县慈善总会捐款、向“百万册图书进校园”活动捐款、参加“春蕾计划”和“关爱女孩”活动向县妇联捐款,总计超过200万元。尤其是在银星购物广场、丽天大酒店、丽天置业和丽天商都等企业,共安置下岗职工、无业人员就业400余人,被无数下岗职工誉为“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南存辉:“回归”是为了“走出去”
蔡一建:一个创业者的品牌心路

上一篇:

下一篇:

尚瑞芬:情系下岗职工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